BABYEAT.

保命要紧。

【楼诚/现代AU./短】灵魂相认 10

10

夜幕已深,汪曼春纤长的手指捏着高脚杯,烈焰般的红酒在杯中摇晃。

“大小姐,这几天,明总裁基本都在明氏,并没有什么异常。倒是明家那个小少爷,在各大商场里走动得多,最近还经常去您之前提过的那家首饰店。”

“噢?果然,想必他是给他大哥去跑腿的吧,”汪曼春似笑非笑,“明楼最近还真是有那个闲心。有跟到他把礼物送哪去了么?”

“这倒没..之前您只说盯着明总裁,明小少爷我们倒也没有盯得那么紧。不过…”

“不过什么?”汪曼春抬眸,眼底都是寒霜。

“早前明诚先生住院那段时间,明总裁不是去得勤么,倒是有些照片,不知道您有没有用。”助理讪笑着,凑到汪曼春耳边,“我听说,明小少爷最近帮明总裁跑腿挑的...

查看更多

【楼诚/现代AU./短】灵魂相认 09

09

明诚坐在办公室里,休息了几天桌面上堆积着满满的工作,却没有半分处理的心思。一个个字符跳脱出纸张,跳的他太阳穴生疼。整个人的思绪跳跃着,不能有半分的缓冲。

这几年,他以为自己可以逐渐看开很多事情。一开始的时候,他每天做梦都会梦到几乎一样的场景,他看到大姐拭去眼泪时眼底的失望,无形又锋利地刺进他的眼眶里,午夜时分在黑暗里挣扎的逃脱出那样的梦境,对着天花板喘着粗气,有种劫后余生。

也有时候,他会梦到明楼。梦到他将自己抱在怀里,在耳边说不要害怕,大哥在。梦到他从前从喜欢给他在睡前说故事,任由自己枕着大哥身上熟悉的味道睡去,一夜安眠。异乡里的有一夜,明诚吃坏了东西又恰逢春季阴雨的天气,感冒伴...

查看更多

【楼诚/现代AU./短】灵魂相认 08

中间过渡剧情会有点翻来覆去的但对于之后也不能缺少

改变和释怀都总需要点时间和对的时机 

如果受不了太反复纠缠建议养肥几章再看哈~ 

求砸红心蓝手谢谢啦么么~


很生气 纯走心的章节居然发不出去 四遍了

麻烦各位读者老爷走图链 谢谢


一篇真的只走心的文


TBC.


查看更多

乐乎的鸡点我是越来越不懂了
更新死活发不出来问题是正常剧情发展根本没有什么敏感东西啊
啊西巴...😒

【楼诚/现代AU./短】灵魂相认 07

与楼诚相遇的第二个新年。

新年快乐~


07


最近本来也因为天气的原因有些拖延工期,明诚有些着急,连加了几天班有半天的空档期他还是决定自己下工地看。

那天去工地的时候,毒辣的太阳晒得他眼前一阵恍惚,加上最近费神的厉害,结果就在慌神的时候没看到砸下来的脚架,旁边是工人惊呼的声音,他才突然醒觉要躲避,可还是来不及完全躲开,硬邦邦的铁角擦过额头到太阳穴旁,瞬间满脸是血,看着就很吓人。

幸好也只是看着唬人,没有伤到眼睛,只是伤口刮得有点深还刚好在脑门,加上打了破上分针,医生建议明诚留院观察几天。明诚原是不愿意的,秘书好说歹说,明诚看了看自己伤口包扎得也有些吓人,这几天也是不能去哪了,才...

查看更多

【楼诚/现代AU./短】灵魂相认 06

06


明楼跟着明诚走出会议室时,明台就觉得大事不妙。等到最后是不见踪影的大哥和独身一人回来道别的明诚,明台隐隐明白了什么,起身要送阿诚。


“别送了,”阿诚笑着宽慰弟弟,“下回我会派人过来继续跟进沟通,效率会高些。”

“哥!”明台有些焦急,嗓音都提了几分。

“那之后,你都不来明氏,不来见我们了吗?”


阿诚心里莫名觉得一惊。

他何尝不明白明台的意思。原是浮萍一样的人,因为被救赎,有了姓氏,因为有了明家,他才算是个有家,有家人的人。

但这样的幸福,却也不是他可以掌控的。在挣扎和煎熬折磨得里外透彻之后,明诚根本无法坦然面对眼前的弟弟。

这...

查看更多

去跨年演唱会狗本命了
续命成功但是累狗带
下周更🤗

查看更多

最近都是摸鱼的 其实忙到扑街

高产日更是假象

有灵感就能多写点所以欢迎来砸梗唠嗑

尽量保持周更 周六现在一般都能休息了...嘻嘻~

查看更多

【楼诚/现代AU./短】灵魂相认 05

05


踏进明氏大堂的时候,明诚听得到自己震耳欲聋的心跳声,仿佛鼓点一下一下砸在清冷又泛着光亮的大理石板上。 

"明秘书!...啊不,明总监。"

明诚对着前台小姐礼貌性地微笑,刻意忽略了刚才让他眉心一皱的口误。 

五年了,距离上一次他踏进这个门。 

"会议室这边请。"


"阿诚哥!"明台兴冲冲地从电梯里跑出来,看着这个弟弟和熟悉的称呼,穿着稳重的西装却还能在声音里听出雀跃的孩子气,仿佛让明诚的心情也会放松不少。

"怎么了,那么兴奋,跟脱缰似的。"明诚忍不住打趣,神经也...

查看更多

【楼诚/现代AU./短】灵魂相认 04

04


明楼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凌乱的床上,伸手可触的冰冷,宿醉让他头疼欲裂,他揉了揉太阳穴,吵醒他的手机依然叫嚣着,他伸手去接,声音是他自己都被吓到的沙哑。

“大哥,你没事吧?阿诚哥昨天送你回去的?”

明台的声音絮絮叨叨地传来,从远到近一般,明楼逐渐恢复了明朗,却有些接不上记忆,敷衍着对付了一两句。明台听出大哥的不对劲,不放心地多问了几句,末了,让大哥好好再歇一下晚些再来公司。

电话挂断的嘟嘟声,明楼的记忆一片一片地回笼。他记得自己看到明诚时心底的怒意和来者不拒的敬酒,以及明诚上前扶他时他回握的手,还有明诚送他上楼略有些吃力地扶着他时的表情。

以及。

明诚的吻,明诚撩人...

查看更多
©BABYEAT.
Powered by LOFTER